创业与产业融合之路:大公司独有产业经验 小企

 公司新闻     |      2019-12-27 08:09

  12月18日,铅笔道“线”在北京开场,本次大会主题为“融合创业与产业”。会议现场聚集了近千位投资机构和创业公司代表,其中数十位嘉宾发表主题演讲、参与圆桌讨论,分享他们一年里听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创投真相和行业思考。

  在现场,举行了一场主题为《创业与产业融合之路》的圆桌论坛,由中关村创业大街大企业创新业务负责人栾天主持,FESCO业务总监&第一事业部总经理曹联华、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法国电力集团中国研究院电网室主任牛星岩、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CMO陈蜀杰参与讨论。

  FESCO业务总监&第一事业部总经理曹联华认为,作为传统服务的大企业我们通过自身的五个出新和五个升级,不断完善转型升级,以一种开放的心态来接纳这种创新创业的企业,走入FESCO企业生态圈当中。

  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认为,由于当前科技和金融走向集中,所以大企业的创新与小企业、创业企业的创新同样重要。

  法国电力集团中国研究院电网室主任牛星岩认为,稳定的大公司员工可以看清楚产业的迭代,但很难找到创业方向。所以创业前要思考清楚,创业项目和本职工作应该如何结合。

  联想创投集团执行董事&CMO陈蜀杰认为,大企业也非常应该拥抱创业者,创业者可以把一些非常前沿的技术、创业文化和创业激情带给大企业,同时大企业也可以把多年积累的管理经验以及业界资源赋能给创业企业。

  陈蜀杰:经常有人问,联想系投资机构是怎么样的。比如说联想创投、君联、恒益、联想之星是什么关系。

  我们分为联想控股和联想集团,控股旗下从做天使的联想之星到做VC的君联资本,再到做PE的恒益,以及联想控股自己的投资业务。

  联想创投集团是属于联想集团战略投资机构CVC,我们主要是基于联想大的主营战略方向投资IT的未来,我们会有早期的投资,也会有AB轮的投资,还有非常少数的后期投资。

  可以说,我们现在投了超过100家企业,以科技类为主,比如说旷视科技、宁德时代这样非常成功的独角兽企业。

  今天早晨陆奇博士说的非常好,未来除了投资以外还要帮助创业者成功,联想创投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联想全球资源分享出来。我们有全球的供应链,有数万名工程师和科技人员,我们想把这些好的资源给创业企业,跟创业者共享出来,去赋能大家,实现共赢。

  目前,我们有将近一半的投资企业跟联想都有联合打单各种层次的合作。我觉得大企业也非常应该拥抱创业者,创业者可以把一些非常前沿的技术,创业文化和创业激情带给大企业,同时大企业也可以把多少年积累的管理经验以及业界资源赋能给创业企业。

  牛星岩:大家好,我是来自法国电力的牛星岩,法国电力是法国一家能源企业,相当于中国的电网企业加上几大发电集团,体量在欧洲来讲比较大,作为欧洲最大的能源企业,新宝7登录当然也是一个国有企业,肯定是符合大企业的标准。

  具体来讲,我在集团的研究院中国中心,这个研究院在全球也布了六个,在英国、德国、意大利、美国、新加坡加上中国,选址定在了北京。

  我们作为海外分支机构,本身也是作为一个国际性科研网络。所以说当时,我到这个公司到这个职位,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在能源领域可以有很多分享交流的机会。今天这个主题创业产业,一会儿我非常愿意结合着我所在的产业跟大家交流一下,围绕企业的创业和个人的创业的所思所想。

  宁柏宇:大家好,我是蓝象资本的宁柏宇,我们做的跟其他三位都不太一样,我们是做教育领域的早期风险投资。我们是2015年创办的,到今天为止投资了76家教育初创企业,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是天使轮。

  我们有一个类似YC的加速营,相比YC有3个差别:第一,我们只专注于教育行业;第二,基于中国创业环境的特点,我们服务的教育企业所处的阶段已经不只是能把市场需要的东西做出来就可以;第三,我们的出资人和顾问均来自于教育行业,用成熟企业成熟的钱反哺于新进入的教育企业。我们过去4年已经做了8期蓝象营,在这方面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理念和积累了适合中国教育企业加速成长的经验。

  其他三位都是来自于大企业,今天这个主题特别好。因为的确,今天的企业因为科技和金融走向集中,所以大企业创新变得和小企业、创新创业同样重要。

  我在做风险投资之前其实一直都是在比较大的企业。我在新东方和好未来分别工作了5年和7年,这两家公司现在市值都是200亿的规模,也算大企业。我在这样的公司里面从一线的业务做到事业部的总经理,后来又去做了战略投资。

  所以我其实可能有两个视角,一方面在大企业创新做新的事业部,到大企业做战略投资;另一方面也有一点野生的早期的教育创业公司视角,所以希望在这个平台跟大家有一点互动,谢谢。

  曹联华:我是曹联华,来自FESCO。FESCO是一个经历了四十年过程的一个公司,从改革开放的初期,FESCO开始成立,经历了四十年。前两个十年,说句实在话完全在政策保护下工作的一家企业,因为那时候是垄断型的,政策导致的。第三个十年FESCO真是能够跳出来敢于参与市场竞争,因为当时做人力资源的企业,说句心里话,北京也就三到四家,而且都是国有的,那时候几家没有参与市场竞争,第三个十年FESCO还是敢于参与市场竞争。第四个十年也就是说我们最近的一个十年,还是发展变化比较大的,完全是在一种新的模式下,虽然体制没有发生变化,今年体制才有一个大的变化。

  在这种过程当中,FESCO也是一直拥抱着说一颗创新的心,我们从四十年前一个员工做到了现在的四万个员工,从四十年前的一家企业做到了现在的四百多家企业,一直是在企业服务这个市场当中拼搏。尤其是最近的五年,一直不忘初心,也不忘与时俱进的升级。包括我们的产品初心,我们的市场初心,我们的链接升级,我们的产品升级。通过这几个初心和几个升级,也一直在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打拼,到目前为止也是在大型的国有服务机构当中唯一一家被命名为高科技企业的唯一一家企业。

  栾天:其实对于创新性企业,自我迭代的速度,目前大企业是跟不上的。可以看到创业者每半年,甚至说一个时间段就是自我迭代的成长,这是整个的大型公司未必有这么快的速度。

  曹总,我其实也比较好奇,您本身也是平台公司,您在数据各方面有很多,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2019年,大家都在谈的人才招聘,对于这种人才的趋势各方面,我非常好奇,包括您在创新领域怎么有这些趋势,有没有面临着一些机会,包括跟创业者怎么结合的?

  曹联华:从我们2019年来看,这个数据当中确实是,因为我们客户体量当中,中文名称叫做企业服务公司,因为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只服务于外资企业。所以到目前为止很多企业也认为FESCO一直服务外资企业,其实不是,客户超过60%是外资企业服务的客户,15%到20%几乎是现在的国有企业,包括大型的央企。另外还有20%、25%几乎就是新型经济的企业,科技类的公司,上市公司,民营和互联网企业。

  在互联网公司,民营科技公司变化还是比较大的,我不能去统一的说哪个公司,我只能说一些大型的互联网公司,如果说你防风险能力比较强,现在可能在成本控制的压力下,可能有些非核心业务板块被剥离了,剥离的时候必然会产生一些裁员。从这个数据来看10%到20%企业是不等的,对于一些中小企业抗风险能力比较低,那你有的业务可能真的进展不下去,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多数就是裁撤,卖掉,或者关门。

  对于不同类型的企业也有不同的处理的方式,因为今天是一个真相大会,咱们说点真相。我们这个平台是开放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创业公司,互联网公司能够走到我们这个平台服务当中。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在对部分客户人力资源运营服务当中,肯定会涉及到财务板块。我们就会把财务报销的流程引入市场上,然后在我们的流程当中做线下,我们第一步可能实现了在流程当中的角色,我们第二步就要实现在未来怎么做系统的对接。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是一种开放的心态来接纳这种创新创业的企业,走入生态圈当中。

  栾天:数据显示,2019年企业服务类的公司比较吃香。曹总,针对企业服务,你们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做的?

  曹联华:我们会建立自己的生态,构建完整的服务流程,在这个过程当中,会在流程和子流程当中连接一些市场上发展比较好的科技类型的公司,加入到我们这个生态当中。

  栾天:对于企业来说,这样的平台公司去绑定,实际上是客户源得到背书,甚至也是一个资本方面很好的渠道。接下来问一下宁总,我非常好奇两个问题,一个是您投的教育类企业和人才趋势走向。另一个是,您在新东方时有没有考虑过,内部成立一个CVC的方式,新宝7登录因为内部创业也是一个创业的方式,而不是现在这样跳到第三方来做。

  宁柏宇:其实原来在好未来时就是做CVC,只不过那时候叫战略投资部,它是用公司从二级市场募的钱做投资。我离开的时候投了40个项目,现在它已经累计投资了200多个项目。

  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市场机会,大企业CVC的重心还是完善大企业,教育领域早期项目得不到CVC关注,也没有财务型VC关注。早期教育创业者融资非常罕见,由此产生了一个需求。

  当时战略投资部三个小伙伴说,我们做一个独立服务早期创业者的风险投资机构,这样更能够抓住机会。因为我们都是从大企业出来的,好未来也是我们的出资人,到今天为止,我们的50位出资人都是教育行业的企业家,他们从教育赚了钱又把钱投回了教育,其中有12家上市公司或者是准上市公司,所以我们有一个天然的属性,拿这些企业家在大企业赚的钱再去投资小企业的企业主。有一部分投的项目,未来不一定走向资本市场,可能有20%是IPO,80%的项目也会跟LP或者是背后这些大企业投入时间、投入资源的创始人进行一些资本的合作。

  今天的主题讲大企业创新和创新企业的创新,我觉得未来会是一个水乳交融的状态。其实在好未来、新东方以及今日头条等平台创业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它提供了资源、视野、资金与人才,从另外一个方面讲,如果能够在大企业创业成功,也具备出来做一个小企业的条件。这方面未来会达成平衡,并产生一定的流动。比如说大企业里面战略投资投完以后有一些并购,把创业者融入到企业中了,这其实也是对企业人才的补充。有些在大企业做创新业务或者完整业务的创始人,做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希望自己尝试一下走到市场中,这也是过程中的一环。

  我们看到在硅谷或者以色列,这样的流动是非常非常频繁的,从大企业到创业到政府到学界,最后又回到大企业,数量都很多。从人才流动角度来讲,这个时代其实是蛮好的,真正有创新和创业意愿的人,无论是在大企业平台上还是野生,其实都有不错的机会。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在这个资本寒冬情况下,真正的那些时不我待的创业者,他创业的时候态度更坚决一些,韧性和生命力更顽强一些,风险投资在这个点更愿意把钱集中在这里。

  栾天:宁总提醒了大家,创业者如果真的是要融资,不光要解决融资资本的问题,还要解决最后产业化,有了产业化的结合,第三方资本很容易进来,这其实是一个整合的生态圈,接下来请牛博士进行分享。

  牛星岩:结合今天的主题,创业与产业,而且是与大企业结合,这可能会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大企业的创新,一个是个人的创业。既然是真相大会,我就讲第二个,在大企业里面个人创业的事,结合自身近期经历进行分享。

  首先,在大企业里面工作,天然和它所在行业产业绑定,新宝7登录无论能源产业还是电子产业,都是一个很典型的传统大产业。在这个里面的人,大多数确实活的很舒服,不光是在中国,在法国也是一样的,99%的法国员工进来就想直接干到退休了。在这么一个企业里面,你自己如果不安于现状不老实,特别像我这种,负责着和国内这些合作伙伴对接,有很多机会和资源,也有机会被邀请到这样一个真相大会这样的场合,受到的刺激也更大。

  当然也会有很多的惶恐,创业者与创新企业的空间到底在什么地方?最近几年,从微电网、储能甚至到区块链这些行业,我们都在打交道,可是确实很难在传统行业里面找到创业的窗口。不过,应该是有这么一个自信:今天你看到的要比昨天的认知经过迭代是螺旋上升的,所以首先要有这么自信。

  最后到创业本身,对于我个人来讲确实有一些对于创业或者是准备创业的惶恐或者是焦虑。在日常工作里面,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互相恭维。但是实际上,真的到创业节点的时候,总会扪心自问,你到底适不适合,以及它到底有多远。

  这个感觉就和自己去游泳比较像,有一次在船上跳到水里,这时候的感想是不知道会不会再爬上来。创业差不多是同样的感觉,而且比游泳更大的不同是你没学过,但是在这个时间点最重要的是牢记游泳的要点和鼓足勇气跳下去,祝自己好运。

  栾天:感谢牛博士的分享,接下来把时间交给陈女士,作为非常知名而且成功的CVC,有哪些坑或者是成功的点,可以让我们学习一下。

  陈蜀杰:大家都知道资本寒冬,事实上资本是有一个价值链的,从创业到GP再到LP,整个价值链在资本寒冬情况下,大家都非常谨慎。在这种谨慎情况下不管是创业者还是投资基金,都需要有独特的方法论才能够存活下来。比如说非常关注某个细分领域,特别了解这个领域,在这个领域竞争中,其他很多机构竞争不过它,它就可以更早发现好项目。

  对于企业CVC来说,我可以给大家分享一下,联想创投有些比较好的收益来源。很多子公司本身都是很好的创新业务,但是它在大企业中很难爆发增长,因为很多大企业把资源倾斜给主流业务。所以我们就给这些创新业务一些股权上的激励,业务负责人成为企业的领导并获得股份,这样类似于半创业状态。这些子公司一开始在联想平台成长起来,长到一定程度时候就拆分出来,把它推到野生地带去。

  后来证明这些公司都非常成功,其中不乏有一些独角兽企业。对于联想来说也能受益,生长出来好的企业,它的资本的回报率比一般风险投资高,因为风险投资时我只是一个小股东,占的比例非常小,可能是三个点或者五个点,收益不是很大。另外,这其实也是做了业务的拓展,对于创业企业来说也有很大的帮助,因为它在起步阶段就有很多人有了更好的优势,成活率高了很多。

  回到主题,所谓的创业创新在大企业中是一个相互流动的状态,就像开始是一个创新业务慢慢变成一个子公司,后来变成成长独角兽,甚至你再长大了,企业会把你再买回来,成为它的一个主营业务,这个都是在不断流动的,我就分享到这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