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下商业银行开启同业代理新新宝7平台登

 行业动态     |      2019-12-10 16:04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与“一行三会”、外汇局等部门联合下发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资管新规)引起市场的广泛关注。

  资管新规是党中央、国务院部署下,由人民银行总牵头,借鉴《证券法》以及证券投资基金行业的相关法律法规,对资产管理行业的一次全面规范;其中,对银行理财业的冲击最为显著。随着银行资管正式纳入统一资产管理监管体系,商业银行金融市场业务或将进一步深挖代理业务潜能,迎接以法人与资产管理产品(非法人) 双轮驱动的同业代理新时代。

  1.资管新规第十五条“规范资金池”提及封闭式产品最短期限不得低于90天、非标债权资产严格期限匹配等。这将在《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8号)对理财业务非标债权资产限额管理等基础上,进一步限制非标债权资产投资,并对银行理财的流动性管理提出更高要求,同步导致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下降。

  2.资管新规第十八条“打破刚性兑付监管要求”对刚性兑付做了具体情形认定,并列出了惩处规则,要求资产管理产品按照公允价值净值化管理。这将导致银行现有的理财产品体系重塑,现金管理类理财产品的市场份额可能分流至使用摊余成本法估值的货币基金等,且刚性兑付背景下超额收益转资产管理费的做法将不再可行。长期而言,打破刚性兑付有利于降低负债端的成本压力;但公允价值净值化管理的背景下对银行理财的专业性(如投研体系建设)以及产品研发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3.资管新规明确“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以及第十二条“信息披露及透明度”的要求,银行表内外运作空间或进一步收窄直至关闭。

  4.资管新规第二十条“分级产品设计”做了分级产品的细化与统一规定,将进一步压缩银行理财资金结构化证券(如定增、员工持股等)、新宝7登录股票质押回购等泛市值管理业务,且资金信托计划的分级比例套利空间亦将同步关闭。

  5.资管新规第二十一条“消除多层嵌套和通道”对银行资管的项目投资以及资本市场类业务中涉及监管套利的通道业务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对部分FOF业务模式可能需要改造,但《指导意见》允许资产管理产品投资一层资产管理产品、公募证券投资基金的多层嵌套豁免,以及投资顾问业务的许可,仍为银行的FOF投资留下了一定的业务空间。

  6.资管新规对标准化债权资产、非标准化债权资产做出了重新界定,不同于《中国银监会关于规范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投资运作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8 号)对非标债权资产的定义,此次非标采取排除法将消灭“非非标”的存在;而《指导意见》明确金融机构不得将资产管理产品资金直接或者间接投资于商业银行信贷资产,意味着包括银登中心在内的类证券化产品,或被认定为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未来银行与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及基金子公司合作的类资产证券化合作驱动力可能进一步降低。

  7.资管新规的适用范围剔除了依据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颁布规则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信贷资产证券化、企业资产证券化以及ABN仍然是银行信贷资产出表、“非标转标”的重要载体,并将成为银行理财产品在非标投资进一步受限后产品引入的重点方向之一以及非标资产中转引入的可实现途径。

  8.资管新规明确公募产品可投资上市公司股票以及市场化、法制化的债转股产品,私募产品可投资上市公司股票、未上市股权产品等,以及净值化管理要求,未来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对权益类资产(股票投资、股权直投等)配置比例或进一步提高,并可能成为投贷联动的联动载体。

  9.资管新规明确,在过渡期后,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质的商业银行应当设立具有独立法人地位的子公司开展资产管理业务,这意味着27家具有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的银行设立资管子公司将有更明晰的时间表,即2019年6月30日。一旦银行理财部门独立为子公司,子公司将自建机构及渠道部门,对应母行的渠道部门职责或将重新定位。

  所谓同业代理合作,狭义主要指渠道代理销售(即财富代理),但广义的产品代理包括财富代理、代客代理以及类投行代理三个维度。

  在资管新规下,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将根据《证券法》分为公募和私募两类。参照目前公募证券投资基金,后续银行公募理财产品的购买门槛或将突破5万元限制,若一并取消面签等要求或将激发银行理财产品的金融机构代销。

  资管新规下,包括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在内的资产管理产品将按照公允价值方式进行净值化管理,具有一定的市场风险。这将影响风险厌恶性客户以及银行等稳健资金的配置偏好,可加强银行余额理财平台的推广,以及对公、机构客户的货币基金等成本法计价的固收类资产管理产品营销力度。

  各金融机构可积极探索互联网渠道销售公募资产管理产品,并积极顺应资管新规下投资者适当性管理的相关要求,同步加大机构端的互联网销售渠道及系统建设。

  泛资产管理行业的竞争白热化,或将进一步显现渠道价值的重要性。因此,加强人才与系统建设为投资者甄选资产管理产品并提供大类资产配置建议,同步强化代销系统及清算效率建设,为投资者提供更好的代销及申赎体验。

  (二)代客代理:针对资产管理产品,通过商业银行在相关要素市场的综合资质,为资产管理产品提供包括利率风险、信用风险等风险对冲工具加载,实现资产端的风控。

  随着资产管理产品全面向净值化转型,资产管理产品对于风险对冲的需求将提升,包括利率互换等银行间场外衍生品可有效降低固收类产品净值波动,具有上海清算所综合清算会员资质的金融机构可为资产管理产品提供更为便捷、高效的利率互换交易及代理清算服务。后续,新宝7平台登录可根据相关市场契机,提供CDS等信用风险对冲工具。

  (三)类投行代理:商业银行与具有相关类投行业务资质(如股票、交易所债券及资产证券化产品等)联合营销公司及机构客户,综合发挥银行渠道优势与证券、基金子公司或信托公司等产品创设能力与业务资质,满足公司及机构客户的综合金融服务需求,同步生产符合资管新规的标准化产品作为资产端的供给。

  随着非标准债权资产的进一步受限以及刚性兑付的打破,资产管理机构的聚焦点将逐步从期限错配的流动性溢价转向信用溢价、权益资产风险溢价等。此时,有效把控企业风险愈加关键,商业银行长期为广大企业提供贷款等综合服务,对企业的了解更为透彻,在前端风险可控的前提下为企业推介具有专业投行牌照的证券公司,为其提供IPO、再融资以及公司债发行等综合金融服务,有效降低后端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等的投资风险。

  一方面,依据金融监督管理部门颁布规则开展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不纳入资管新规适用范围,另一方面,非标债权资产的相关投资限制将进一步催生高收益标准化资产的投资需求。后续,证券公司、基金子公司或信托公司可积极借助银行对公及机构渠道资源,在业务前端联合甄选Pre-ABS资产或合意的非标债权资产,生产资产证券化产品供后端银行非保本理财产品等投资,形成业务闭环。